首页 女生 现代言情 画情为牢,溺爱天价前妻

第119章 番外在你身上,我还没有看到痛不欲生

  锦城江家的婚礼办的空前盛大,沐小枝回来,江绍荣倾其所有的举办了这场盛大的婚礼。

  “云然回来了。”沐小枝在换礼服的空档跟江绍荣说这件事。

  马上就是婚宴时间了,婚礼了上并没有看到江云然,但是在婚宴酒店里,她看到了她。

  今天纪宁也专门来了,不就是为等江云然出现么?

  江绍荣拉起她后背的拉链,淡淡的笑了笑: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云然今晚就会离开,纪宁找不到她的。”

  沐小枝想了想然后点点头,对于江云然跟纪宁的这段婚姻,她从来都没有说过什么。

  毕竟那是别人的婚姻,江绍荣如今选择让江云然躲避,那就说明曾经的那段关系真的是糟糕透顶了。

  “今天穿了一天的高跟鞋,脚疼了吧。”江绍荣从身后拥住她。

  沐小枝摇头:“没有,以前在新加坡陪佟一寒参加宴会经常穿,现在都已经习惯了……”

  话还没有说完,她就感觉到浑身被一股凉飕飕的气息围绕,抱着自己腰肢的手蓦地一紧。

  “小枝,你还是对他念念不忘呐?”江绍荣危险的气息逐渐靠近她。

  沐小枝身子一僵,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:“没有,绍荣,你别乱想。”

  江绍荣亲了一下她的脸颊:“婚宴结束之后回去再解释吧。”

  其暧昧不言而喻,沐小枝不由得红了脸。

  ……

  本来江云然是想跟大哥大嫂敬酒之后就离开的,可是匆忙的脚步还没有从酒店离开。

  就被人挡住了视线,江云然抬头看着他,下意识的退了一步,皱着眉头,那样子是极不想看到他的样子。

  纪宁面无表情的看着她,冰冷的眼中盛着冷意,是他强行压制了再见到她的激动。

  “这么长的时间,云然,你倒是躲的干干净净。”纪宁的脚不由得靠前了一步。

  江云然温淡的眸子里是怎么都掩盖不了的淡漠,她看着他,犹如看着一个陌生人。

  “纪先生,我们已经离婚了,我自知配不上你,所以我不愿意纠缠不休。”她波澜不惊的眼睛里了再也看不到曾经那些对他疯狂迷恋。

  纪宁眼眸微微一沉,伸手想去拉她,但是被她躲开了。

  “纪先生,我离过婚,请自重。”她字里行间所表现出来的疏远和冷淡,像一把锋利的刀刃扎在纪宁的心口。

  说完江云然从他身边走过,只掠过一阵微风。

  “云然,我没有签字,何谈离婚?”纪宁转身看她纤瘦的背影,满眼促狭。

  江云然明艳的脸上渐渐地没了血色,唇角勾着冰冷的弧度。

  “可我不爱你了,纪宁,我不像别的女人那样,不爱我的人,终究只会消耗我的爱,现在我们扯平了,谁也不欠谁。”她想爸爸犯下的错,她如今偿还了,用更多的代价。

  她再也经不起任何的感情摧毁,这个男人,她一辈子都不想再见。

  纪宁放在裤缝边的手渐渐地收紧捏成了拳头,眼前的女人就像是一缕烟,他再也抓不到。

  江云然一步步的走下台阶,在夜色中越走越远,纪宁立在原地许久都没有离开。

  当晚,她本来定了出国的飞机,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延误了,没有办法,只好改签。

  从机场出来时,纪宁的车在外面,江云然自动的忽略了他的扯,在一旁拦车。

  纪宁下车疾步朝她走过去,大手有力的扣住她的手腕,稍稍一用力,她便到了他面前。

  他低头看着眼前面孔娇艳的女人,手中的力道更紧了,这么长的时间,她做什么去了,下巴尖成这样。

  这手腕上的肉没有了,若不是精致的妆容遮掩,她的素颜应该是憔悴的,甚至是疲惫的。

  他身上总是有股好闻的味道,江云然觉得熟悉,也觉得陌生,她开始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会迷上这么一个居心叵测的男人。

  她害的大哥受伤差点死去,害的他差点永远失去心爱的人,她是个不可饶恕的人,还有什么资格去渴望爱情?

  “你放开。”她冷然的一句,没有更多。

  纪宁拽着她到了自己的车前,开车门将她扔了进去。

  她还来不及下车,纪宁已经锁上了车门,她面色有些慌张的拍着车窗。

  纪宁站在车窗前,微微弯腰,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地抚上她激动的小脸,是不舍还有四年,她消失了这么久,他剩下的就只有对她的思念了。

  纪宁上车开车,不管江云然愤怒的想要说什么,他都不予理会,江云然恼怒之后就发火。

  纪宁从后视镜里看着后座上有些狼狈的女子,这么多年,他没有见过她发火。

  就连她知道了是他在背后操纵一切,差点弄死江绍荣,她也没有发火。

  她在自己面前呈现的只有绝望而已,痛苦都不曾有过。

  可是她明明很痛苦,为什么都不愿意表现出来,不愿意让她看见。

  后来,她终于累了,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钟,她再好的精神也消失殆尽,只能无力的靠在后座保持清醒。

  纪宁带她回他们曾经的家,江云然不愿意下车,纪宁生生的拽着她从车里出来。

  被他拖进了房子里,江云然还是面无表情,很想甩开这个男人的手,但是他的手一直像钳子一样死死地禁锢着她的手腕。

  “好好休息,明天一早,我们就回云城。”纪宁将她锁进了卧室里,在门外冷冷的说了一句。

  她锁她的时候顺便也拿走了她身上的手机,避免她跟江绍荣打电话。

  江云然认了好久的情绪终于还是忍无可忍的爆发了,她失魂落魄的蹲坐在地上失声痛哭,声音尖锐嘶哑。

  纪宁靠着门板,听着卧室里她撕心裂肺的哭声,眉心紧锁,一直没有离开。

  好不容易有机会抓住她,怎么还会让她轻易的离开。

  他是云城人,他的太太也应该回云城。

  江云然没有放弃离开,但是窗户紧锁着,这卧室里连个可以砸破玻璃的东西都没有。

  还有几个小时就天亮了,但是她好像没有办法逃离。

  一夜没睡的后果就是她蔓延都是血丝,纪宁开门时,看到躺在地板上睁着眼睛,长发凌乱的女子,心里头不由得狠狠一抽。

  一步步的走过去,蹲下来,手穿过她的脖子,将她从滴啊上扶起来,江云然觉得疲倦,可是怎么都不想闭上眼睛。

  如果自己一闭眼,再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地狱里怎么办?她从来都不像面临那种镜框。

  两年绝望的婚姻已经将她变成了一个废人,现在她再也不想过那种绝望的生活。

  她如今只想好好的活着,大哥一直跟她说,要好好的活着,活着比什么都重要,活着才有希望。

  她也一直这么说服自己,活着才是希望,但是现在她活着,希望却不知道在什么地方。

  “云然,不要这么折磨自己,恩?”纪宁将她从冰冷的地板上抱起来,在怀中稳稳地抱住。

  “你要的,都得到了,为什么不肯放过我?”她目光失神,为什么呢,为什么不肯放过她。

  纪宁仍然是一张冰冷的面孔,也不曾因为她的问话有过任何一点的改变。

  “你父亲曾让我生不如死,在你身上,我还没有看到那种感觉。”薄凉的声音从头顶缓缓地飘下来。

  江云然绝望的闭上眼睛,有眼泪从紧闭的眼睛里流出来,很苦涩。

  她没有再说话,纪宁给了她早餐,但是她坐在餐桌前一个小时都没有动,更没有吃早餐。

  济宁看了看时间,再看看呆若木鸡的女人。

  “既然不想吃,那就在飞机上吃。”纪宁拉住她的手打算离开。

  “是不是我死了,你就放过我?”江云然从来没觉得原来活着也会这么累,会这么痛。

  纪宁薄凉的眼神在她身上扫了一圈,握住她的手腕更加用力了一些,有些东西。

  “你死不了。”他怎么会让她死。

  江云然苦笑,也是,一个苦心想要报仇的男人,怎么会轻易的让她去死。

  纪宁带着她走了,上了去云城的飞机。

  江绍荣知道的时候,已经晚了,到了云城,他的势力就变得很弱,根本帮不了江云然什么。

  沐小枝看着他隐隐的担忧和着急:“要不我们去一趟云城吧。”

  “去了又怎么样,那个男人根本不是人,他打败了所有的兄弟叔父坐上云城当家的位置,我们去了,云然的处境会更艰难。”江绍荣觉得头疼。

  他应该派人护送她的,为什么还给了他抓到她的机会。

  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沐小枝对这些当然是一无所知的,更不知道原来纪宁是这么强大的一个人。

  江绍荣摇了摇头:“相信爱情吧,但愿纪宁是有那么一丁点爱着云然。”不然,云然只有死路一条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